网站导航
 服装资讯
株洲服装店转让占大多数 电商“抢食”成重要原
2020-05-15 10:24

  俗话说,“家有万贯,不如烂铺一间”“一铺养三代”。然而,记者近日走访了解到,受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以及电商冲击等影响,市区不少小规模的服装店、水果店、餐馆等因经营惨淡而关门,这些商家租赁的商铺则因“转让难”而面临长期空置。

  昨日,记者分别走访长江南、长江北、黄河南、珠江南、芦淞等段及周边地区,看到一大批店铺纷纷打出“旺铺招租”“店铺转让”等字样。从珠江南与泰山交汇处一直到珠江花园2公里左右的距离,周边及临街就有9家店铺“求转让”。

  “我在这里经营米粉店已经3年多了,这一带每年都会有一批商家开业,也有一批商家关门、转租、转让”珠江南与黄山交界处附近一米粉店老板刘亚辉说,这一带一间50平方米左右的店面普遍都能租到每年五六万元,租金每隔一年还会涨五六个点以上。尽管租价不菲,前两年,这里还是“一铺难求”。不过,从去年开始,情况有了变化。

  “生意不好撑不下去,有些店没经营多久,就贴出了转让公告,或者关门大吉了。”刘亚辉告诉记者,附近一家服装店去年12月底开业,3月中旬就关门了。

  根据转让广告上的电话,记者与多位店主取得联系。当记者询问为何转让铺面时,店主们有的是因为转行,有的因为想休息,更多的则是因为租金太高。一家名为“韩流馆”的服装店铺挂上了“转让”的牌子,老板告诉记者,店铺有50多平方米,光租金每年就要付将近5万。他经营了近一年,每月卖服装的利润连租金都不够,便干脆结束生意,转行干别的。

  上述现象并非个案,记者从多家房产中介处了解到,今年以来,店铺转让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0%以上,芦淞等一些原本一铺难求的“金街”,如今也出现了商铺空置的尴尬。有房产中介透露,按照市场惯例,10%是城区商铺空置率的警戒线,株洲现在商铺空置率估计在6%-8%之间。

  “去年年底我就想转让,可是年底事情多,怕,而且愿接手的人也比较少。”黄河南一临街商铺杨老板告诉记者,他的店卖水果,利润微薄,本想着过完年后再尝试经营一段时间,但3个月时间也没见多大起色,因此决定转让。

  然而转让广告贴在店门口,一个月过去了也无人问津。“咨询电话只来了一个,最终还因为价格没谈拢。”杨老板说,现在他把原本6万元的转让费降低到5万,再找不到下家,只能继续降低转让费,不然又得交一笔租金。

  采访中,记者注意到,沿街转让信息的商铺主要集中在服装、餐饮等行业,且以临街店铺为主。从行业类别来看,服装店占转让的大多数。

  “服饰消费人群主要集中在中青年,但他们不少习惯网络购物,导致本地商铺经营业务缩水,部分转而兼做网络店铺,对实体商铺要求逐渐降低。”业内人士介绍,实体商铺受电子商务冲击有一定的必然性,作为传统销售渠道的最终端,实体商铺给予消费者的优惠力度远小于电商。此外,实体店的房租,工资、水电、税务等也拉高了其经营成本,与之相比,电商的这些费用微乎其微。

  某房屋中介机构置业顾问吴经理告诉记者,一些新开发地区的实体商铺,虽然租金稍低,但其固有的商圈效应也较弱,人流量不足等因素导致商铺经营困难,转让也是必然。

  记者走访了解到,尽管城区商铺租赁因为经济而有所影响,但是不少成熟社区商铺却鲜有“空置”,生意大多红火。

  赵女士在天元区铁小区附近租了一个30平方米左右的门面,专门卖日用品及杂货。她告诉记者,每个月除去租金、固定成本外,能赚到5000元左右。赵女士认为,只要找准定位,社区商铺生意比商业区更稳定,竞争更小。记者在滨江一村了解到,这里的各类商铺基本没有空置,客流相当稳定,多数店铺也都是老租客。

  易老板在滨江一村开了家发廊,他告诉记者,从2009年开始就在这开店,现在每年的利润也在七八万左右。“为什么我们能存活下来?一是服务好,二是价格适中。这里都是老主顾,经营也没有什么秘诀,就是踏踏实实地提供服务。”易老板说。

  “那些已经比较成熟的社区商铺,不仅没有空置,租价还稳中有升,这是因为他们经营的大多是与百姓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的服务行业,居民在选择这些服务时,也都喜欢就近解决。”某房屋中介机构置业顾问吴经理告诉记者,部分成熟社区的商铺甚至出现了8%以上的年涨幅。

  沙坪坝区西永1商住用地公告到期出让,被首创以楼面地价4408元/㎡,总价12.29亿元拿下



  +86-020-38158479
版权所有2000-2011广州市fun88乐天堂贸易有限公司
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丰产支路南697号金钟大厦4楼526室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