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
 国际新闻
对国际战争问题的战略思考
2020-06-10 07:46

  今年是世界反战争胜利70周年,也是人类空前的——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周年。“二战”之惨烈,虽已过70载,但依然令悸。“二战”的可谓空前,但其是否绝后,却还有待观察与思考。我们今天纪念战争,是为了明天避免战争。

  古人云:“后之视今,亦如今之视昔。”历史的反思非常重要,通过回顾历史,我们可以明事理,知更替,谋未来。今年是一个很特殊的“大年”,笔者暂称之为“战争纪念之大年”。因为今年不仅是世界反战争胜利70周年,同时也是甲午战争结束120周年,日俄战争结束110周年,朝鲜战争爆发65周年,越战结束40周年,两伊战争爆发35周年,海湾战争爆发25周年,波黑战争结束20周年,所以今年我们举办隆重的纪念活动,确实很有意义。

  实际上,战争与和平是国际关系的两种客观状态。战争与和平的关系问题是国际关系研究的主题,也是国际社会关注的主题。如果从某个角度来看,一部国际关系史就是一部世界战争史,因为战争着国际关系史的太多时间。有人说,国际关系史上战争的时间比和平的时间长,这种观点也许有些偏激,但却道出了一个重要的事实,即战争与和平是国际关系的两种常态。有人甚至认为,和平只不过是战争的“中场休息”。例如,德事理论家和军事历史学家克劳塞维茨在《战争论》中写道:“战争是人类社会存在的一部分,是国际社会冲突的最高体现,而且这一冲突只能由战争来了结。”出于对人类的悲观看法,克劳塞维茨对人类保持和平的可能性几乎不抱任何希望。他认为民族国家虽然并不总是诉诸战争以获得或推进某个目标,但是它们却总是面临战争的,因为国际总是变化莫测,国家之间绝对的力量均衡很难建立。因此,克劳塞维茨认为,两个武装敌对的国家之间所出现的和平,不能以均势原则来解释,唯一的解释是它们都在等待最佳的行动时机,“和平只不过是战争的暂时缺失”。

  然而,人们往往留恋和平而忘却了战争,尤其是对长期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们来说,更容易把和平当成某种必然。实际上,和平从来都不是必然的,和平也有各种形态。正如我们可以把战争分为“热战”与“冷战”一样,和平同样也可分为“冷和平”(假和平)与“真和平”。而且,从某种意义上说,冷战甚至比冷和平更好些,因为冷战机制会不时提醒国际社会不要忘记了热战,要力避陷入热战,这时高端问题会自动“管控”低端问题,遇到危机时也会克制和包容,相对容易“顾全大局”;然而,“冷和平”却给人以和平的,以为和平就是应该的,战争离我们很远,从而中小国家容易“任性”,大国容易缺乏包容,低端问题容易“越位”,这反而容易酿成真正的大危机与大。因此,笔者认为“冷和平”是一种非常不稳定的国际关系状态,而当今世界正处于这样的“冷和平”状态。

  当前,国际关系中大国博弈暗流涌动,中小国家“任性”乱为,表面平静的国际安全形势下潜藏着巨大的不稳定风险,世界正处于某种程度的乱序与失序的边缘。近期引起国际关系学界关注的“基辛格之忧”与“哈斯之问”都表达了对“冷和平”的忧虑。国际社会如果对“冷和平”状态认识不够、处置不当,则有可能导致国际战争的再现与和平的终结。

  如果有人问:“你喜欢战争吗?”我想大多数人都会做出否定的回答。反战、厌战、求和平似乎应是共同人性。但实际上,人们对战争的认识有一个历史的过程,有些时候,有些国家的人们甚至觉得战争是个好东西。他们认为战争可以磨砺民族的意志,可以使国家变得强大。因此,在“二战”以前,包括许多普通日本人在内都觉得战争是个好东西,每打一仗国家就能强大一次,这很可能是日本国内始终有一股军国主义狂热的重要原因。今天,我们似乎又看到了日本国内的这种异化,例如,据最新的日本民调数据显示,约有六成的日本支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,这常少见的,不能不引起我们的与深思。



  +86-020-38158479
版权所有2000-2011广州市fun88乐天堂贸易有限公司
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丰产支路南697号金钟大厦4楼526室
网站地图